<nav id="cyk4g"><strong id="cyk4g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menu id="cyk4g"><strong id="cyk4g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棋牌送十元

   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    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    “痕跡捕快”蔡云:“枯燥”工作中煉就“火眼金睛”

    2019-10-18 12:25:30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    福建法治報-海峽法治在線10月18日訊 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辦公室,一工作就是十幾個小時的目不轉睛,在這種“枯燥乏味”中她煉出“火眼金睛”;放棄了留校任教的機會,放棄了轉行換崗的選擇,在對“初心”的堅守中她度過了22載春秋。她名叫蔡云,是福州市公安局倉山分局刑偵大隊的一名技術女警,一朵怒放在鋼鐵警營的嬌艷薔薇。

    專注做一件事

    就要做到極致

    蔡云的外表恬靜清秀,說話輕聲細語,乍一看很難讓人將她與威風凜凜的女刑警劃上等號。但她的眼神卻仿佛有種穿透力,據她說,這是常年從事技術警種崗位磨練出的“定睛”。蔡云告訴記者,1994年她從福建省人民警察學校畢業后,校領導打算保送她繼續深造并留校任教。那時的她滿懷著懲惡揚善的豪情壯志,婉言謝絕了學校的安排,毅然加入了基層刑警隊。

    “當警察就要伸張正義、打擊犯罪,這就是我一直以來堅持的信念,也是我不曾改變的初心。”然而,就在刑警重案隊工作兩年后,蔡云卻突然申請調入剛組建不久的刑事科學技術中隊。蔡云說,當時公安機關辦案主要依據的還是“口供”,證據意識方面還不是很規范。于是,她決定在實踐中學習證據的采集勘驗工作,以此來提升刑事案件偵查辦理的質量和水平。沒想到,這一學一做就是整整22年。

    無專精則不能成,無涉獵則不能通也。從起初的“兩臺相機兩把刷,一部輕騎跑一天”,到如今的DNA比對、大數據分析等公安高新科技平臺運用,蔡云是刑事科學不斷壯大發展的見證者。“我平常最愛做的事就是看書和上網,因為在刑事科學技術領域有太多新設備、新方法、新技術需要去掌握和學習。”蔡云告訴記者,她這輩子只希望專注做好一件事,那就是盡量把刑偵技術學深學透。

    煉出“火眼金睛”

    揪出在逃人員

    刑偵痕跡檢驗工作絕對是門“苦差事”,不僅要求具備極佳的定力,更要求長時間高度集中的眼力和精力。近年來,雖然刑偵科學技術水平大幅提升,但現階段仍難以取代人工。倉山刑偵大隊教導員林振華說,刑事犯罪現場由于存在氣溫、濕度、周圍環境等諸多因素影響,現場提取的痕跡證據難免存在殘缺、變形、扭曲等情況。因此,即使是目前使用的最高端設備也只能分析出最大近似值,然后再通過人工識別出具刑事鑒定書。“痕跡檢驗就是要將現場找到的痕跡物證,化為破案證據的最后一個重要環節,容不得絲毫差錯。”蔡云語氣堅定地說,任何一次失誤都有可能讓犯罪嫌疑人逃脫法網。

    2019年1月11日,福州市公安局臨江派出所成功搗毀一個盜竊電動車犯罪團伙,破獲案件25起。“我們在審理案件過程中,發現66歲的犯罪嫌疑人江某竟然沒有身份信息。”臨江派出所副所長楊健介紹,在警務平臺上,只能查到江某曾經多次因盜竊被處罰的記錄。楊健說,江某自稱是“黑戶”,既無配偶也無父母和子女。在把江某的采集數據送往刑偵大隊錄庫時,楊健對蔡云道出了心中的種種疑惑。

    “我當時就想,60多歲的本地人無親無故,這不符合常理。”蔡云迅速開展多番比對,最終印證了楊健的猜想。這名自稱“江某”的盜竊嫌疑人,原來是24年前越獄脫逃人員卞某貞。24年來,卞某貞冒用“江某”之名屢屢作案,未曾想到會在技術民警的“火眼金睛”下現出原形。楊健對蔡云豎起大拇指:“痕跡捕快,果真名不虛傳!”

    棋牌送十元